《The Sense Of Style》读书笔记

望向世界的窗——把画面放到读者眼前

将抽象概念转化为读者可以亲眼见到的画面(可采用读者熟悉且精确的类比)。古典风格写作不概括事实,而描绘事件,呈现出谁干了什么的画面(动词加名词)。

实验表明,如果叙述可以让读者构筑起视觉图像,读者的理解和记忆就会大大改善。

后设语是关于文章本身的语言,如“本章第一节”、“最后回顾一下全文”。这些词对读者毫无意义。

后设语的典型代表就是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”这类标记语。可以用,但要使用时要克制,不要泛滥。

不要写人们围绕这个主题的开展的研究工作。不要把文章主题和人们的工作混为一谈。

比如博物馆展示柜里陶瓷碎片的文字说明应该介绍陶器的用途、年代(物品本身的特性),而不要解释工作人员为何将陶瓷碎片划归到现在的这一类(分类是现代研究人员的工作)。

少用“几乎、相当、主要”等词,这种用法会软化语气,显得缺乏承担。小心“极其、非常、高度、极度”等词,它们会把黑白分明的二元对立变成高程度。

二元对立除了0分就是100分,语气果决;而高程度只有80分、90分,反而显得犹疑。

当读者被迫接触一个接一个的成语,他们不会将语言转化为画面,而是随口念念、不求甚解。

解决的办法就是改写成语,增加细节、描绘画面,揭示成语的原始意义

“层次、着眼点、背景、框架、模型、策略、趋势”等词就是后设概念——概念的概念。

这些词就像一层包装纸,必须把这层纸撕掉,画面才会显现。

后设概念里有一种危险的僵尸名词——被名词化的动词。一定要小心。一个句子用僵尸名词代替名词加动词的结构,读者就会搞不清楚谁做了什么。

官方文章喜欢用被动式,因为被动式可以省略主语,这样便于隐藏信息或者推卸责任。

比如“错误已经造成”省略了“某人造成了这个错误”。

知识的诅咒——别人为什么读不懂你的文章

有些知识作者认为读者知道,读者却不知道,这就知识的诅咒。

但由于作者本人对文章中的知识都很熟悉,他很难意识到哪个知识点是读者的知识盲点。因此,知识诅咒难以根除。

知识团块(chucking)(比如量化宽松)

功能固定化(functional fixity)(程序员口中的节点、附件)

实在需要用,请加上解释,再附两个例子

一致的圆弧——让你的文字和思维更连贯

如从一个鸟瞰视角逐步收缩,进入越来越细微的部分。

想一想,为什么这句接着上一句,这个团块和上一个有什么关联?

一致关系中句式不变,只使用单一变量,这样变量本身就会成为重点。

错误的例子:“鹭有一种有利的德性:它们是机会主义者…鹭有一种不利的德性:它们死守一个冰封的捕鱼洞…”

一致关系包括相似和对比,还包括补充说明(“进一步来说”)、举例(先概括后举例)、概括(先举例后概括)、结果(由因及果)、解释(由果及因)、转折(阻力及其有效后果)、让步(阻力及其无效后果)。

连词用好了,可以帮助读者理清逻辑关系;连词用得过多,就容易带来学究气。

通常肯定比否定更有力,更容易使读者理解。如果读者心中本就存有错误观念,可以用否定去纠正。

叙述重要的点时多花笔墨,提到不重要的点时注意克制,不要写题外话。

围绕主题铺开各种话题,会引入很多概念。这些概念要与主题有一致联系。比如论述战争这个主题,作者在文中采用的概念都能让读者联想到“罪犯军队的缺陷”这一话题。

作者还要讲清楚这个一致联系是什么。因为在读者巨大的内心之网中,任何概念和主题之间都可能有好几种联系。胡乱抛出概念,而不讲清其与主题之间的联系,这会让读者晕头转向。

一致的圆弧不仅是文字上句子、段落之间的自然衔接,更是思维上前因后果、来龙去脉的流畅推导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