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对时间的认知

千古江山,才人辈出,各领风骚,但神人却极少。有人说,中国历史中只有两个半神人,孔子、王阳明和曾国藩(半个)。而其中,王阳明的生平最为奇崛。

后世提到王阳明,总是先冒出“知行合一”。好几次,我也效法王阳明“格竹子”,想格清楚知行合一,却总是无果而终。直到最近颇有长进,才开始领悟到其中妙处。

知行合一?

以前,我觉得知行合一就是讲知易行难,“Easier said than done”,所以我们不光要知道,还要努力去做。比如说,明知时间宝贵,还有正经事没做,我们却沉醉在微博、朋友圈中,无法自拔。知道玩手机不对,却偏要玩,这就算不上知行合一。

现在,我有了新理解,知行合一,就是先知到,而后才能行动。我们之所以做不到,是因为认知不够。例如,每个学校的图书馆都有这样一群人,勤勤恳恳,早出晚归,学习效果却差得惊人。简单交流,这些人的学习方法会让你哭笑不得。这些人不反思自己的学习,对好的学习方法没有认知,因而不能采取好的行动。

这就是雷军说的,“不要用战术的勤奋,掩盖战略的懒惰”。战略层面的认知,才是真认知。这一点,猎豹CEO傅盛的文章《所谓成长就是认知升级》说得很精彩。

时间?

世上只有时间是绝对稀缺品,怎么和时间相处,是人生的大问题。

知行合一,知,而后能行。我与时间的故事,也许是个不错的注脚。

平时休息,周末工作。

本科毕业后,我接受了一年的岗前培训。周一到周五上课,课程虽多,但没什么难度。周末户外教学,时间紧凑,体力消耗也大。于是我随之转换了节奏,工作日看自己感兴趣的书,日子悠闲。周末反而是上班。这段经历让我明白,所谓的工作日和休息日,不过是外部强加的标签,时间和时间是一样的,周六的一秒钟和周一的一秒钟没有不同。“周一的时间就该用来工作,周六就该用来挥霍”的观念,被我从脑中剔除。

有了这个认知,我自觉起来,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,我都泡在在图书馆的自习室,看书写笔记。工作几年,我依然保持见缝插针的学习习惯。

平时工作,周末休息。

后来脱产读研。刚开学,我的发动机就高速运转起来,点滴的时间学习也不放过。可不到一月,事情就不妙了——我睡眠充足,可一到白天就倦怠!原来是太久没有放松了。这以后,我便给自己定了一个硬性规定,周六不能待在学校,必须出去玩。爬山、骑行、找美食、逛景点。此后,学习放松两不误。

有小半年时间,白天忙工作,晚上忙研究,周末也在忙,时间几乎被占满。研究一直在做,但有一个难题,花了几个月,依然解决不了。我就想着先放一放。第二天出门爬山,心情变好,下午整理研究材料,准备归档,突然灵光一闪,想到一个好主意。当晚把程序写出来,问题迎刃而解。

难怪苏东坡的很多诗词,都在讲怎么放松。

清溪浅水行舟/微雨竹窗夜话

暑至临溪濯足/雨后登楼看山

柳荫堤畔闲行/花坞樽前微笑

隔江山寺闻钟/月下东邻吹箫

东坡的诗、词、赋、散文样样都好,创作灵感更是源源不断。用现代认知科学解释,容易找到个中原因。当我们放松或发呆时,大脑的耗能并没有下降,负责工作的子系统关闭了,但同时大脑默认网络(Default Mode Network)开启了。而默认网络开启时,人思维会比较发散,灵感随之而来。

我会心一笑,紧张的工作之余,忙里偷闲,才是正事。

撕掉标签,保持自己的节奏。

我对时间的认知每升级一次,行动就自然改变。有一天,自己面对休息日,已经心如止水。不知不觉间,我已经懂得撕掉时间的标签,伴着静静流淌的时间,保持自己的节奏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