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 28 岁

反省人生

苏格拉底说“未经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”,原先只觉得他在耍酷,最近才发现,不反省人生,根本过不好这一生。稀里糊涂的人生过不好,自然也不值得活。

多数人怎么过这一生呢?李笑来总结道,凑热闹、随大流、瞎操心。我们在日抛型网文中虚度光阴,我们在社会的裹挟中结婚生子,我们关心明星和八卦。我们活着活着,活成了自己厌恶的人。我们每天都忙,忙得没有时间思考。

人,不过是基因实现自我复制的手段。携进化之眼重回蛮荒,你会发现,世界先有复制子,后有生命;先有基因,后有人类。基因的唯一目的是自我复制,唯有如此,才不会湮灭于岁月的长河。而人,无非是漫长进化塑造出的高级载体——人不过是运载基因的工具。千万年来,人类的祖先,从猿到猿猴,从未逃脱过工具的宿命,它们与猪狗同类,为了繁衍而活,为了活而活。

基因的控制深埋在人类的脑中,成为我们的本能。在狩猎采集时代,“本能”帮助我们存活、适应环境,终级目标是更好地复制基因。人天生怕老虎和毒蛇,这可以避开天敌;人天性好吃懒做,这可以节省宝贵的能量;人喜欢扎堆、随大流,这可以提高存活概率。

大约在一万年前,人类走了一次大运,大脑的认知能力发生质变,人可以有效地思考自己的思考过程——有了反省能力。这次认知改变被人类学家称为新石器革命。人类开始耕种,大量复制基因,同时人也开始反省,与禽兽分途。

人类获得反省之剑,有能力摆脱基因主人的控制,追求自己的意义。他们发起了一场长达千年的叛乱,而这场叛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人类文明

认知升级

傅盛说,认知,几乎是人与人之间唯一的本质区别。

人和人之间的差别,远大于人和猪。人与人的认知相差悬殊,行为千差万别。好的认知,催生好的行为。“凑热闹、随大流、瞎操心”的人,想找到对的事,想把事做对,只能靠运气了。

马奇区分了两种学习,只会盲目模仿,而不理解因果联系,是“低智学习”;深入理解因果联系的学习,才是“高智学习”。认知升级,就是找到事物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,而不是想当然、随大流。

例如,人脉的本质是交换和协作,维持高质量的人际关系,关键不在社交技巧,而在于自身的价值——可以用来交换的价值。所以结论很明显,与其花大把时间去做无谓的应酬,不如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。不同的认知,导向不同的行为。

认知升级,就是加深、拓宽和颠覆原有的认知。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,通过持续反省,刻苦修炼,我们不断升级认知。这样才有机会做对的事,把事做对。

终生学习

大部分人30岁就死了,80岁才埋。罗曼罗兰在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有过精彩的描写,“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:一过这个年龄,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;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,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,所做的,所想的,所喜欢的,一天天的重复,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,越来越脱腔走板。

很多人年纪轻轻,就停止学习。毕业工作后,脑子和肚子一样,迅速被肥肉占据。他们有的不想学新东西,有的死守一套未经反省的陈词滥调。这些人的思想如死水一般,腐烂发臭。

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终生学习,首先要承认自己无知,保持空杯心态,主动改造自相矛盾的旧世界观,升级认知,构建自洽的新世界观。

终生学习者明白,知识增长就像“滚雪球”,不是线性叠加,而是指数增长,如经济学中的复利一般。比如看书,读者的背景知识越多,从书中学到的东西也越多。

学与不学,短期差别不大,长期却有云泥之别。

高阶体系

积累零散知识,很难形成“雪球”。如果一天记一个知识点,那么,记住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需要100000天。“积累”的要义,不在于积累知识点,而是积累知识之间的关联,打通知识的来龙去脉,形成知识网络。因为人的思维源自神经元网络,而不是零散的神经元。

有些人思维混乱,他们头脑中散布的知识就像互不连通的孤岛。他们知道“茴”字的四种写法,他们对星座和运势津津乐道。而高水平的学习者不满足于单个的知识点,爱问为什么,喜欢探究因果,脑中的知识是一个由知识树组成的网络,树内部,表层现象连通底层原理,树之间,亦有远距离的连接。认知科学家发现,正常人的大脑呈现出小世界网络的特征,而精神病人的大脑却不是这样。“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”,这是社会网络中的小世界现象,其实大脑也是这样。

高阶知识体系就是网络中的重要知识树,查理·芒格称其为高阶模型。普通人只要掌握好200个高阶知识体系,就能过好一生。网上热传一个反智的问题,“为什么你读了那么多书,还是过不好这一生”?答案很简单,读书多,不代表掌握的高阶知识体系多。

厉害的人,都有其独特的高阶知识体系。不仅学东西更快,而且懂得迁移知识。比如,健身、复习考试、写论文、学编程、学做菜等具体的事,对很多人来讲,是各自独立的。可是,如果你能构建一个优质的高阶体系,理清这些事情的内在关联,你会发现这些事本质上是同一件事,即“学习”。如果你水平更高,用高阶体系打通了更底层的知识,你就懂得“构建有效的心理表征”是一切学习的解决方案。而这个底层知识,能迁移到大量新的具体事情,横扫旧的学习方法。

高阶知识体系含有大量隐性知识,难以转述,不能快速学会,必须靠自己推导、构建。不要指望某天,有个高人出本书,上面写满高阶知识体系。即使有这种书,你也只能学到“司机知识”。

司机知识源于一个笑话。马克斯·普朗克于1918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,之后他在德国作巡回报告。每次讲的内容大同小异,都是最新的量子物理理论。时间一久,他的司机记住了讲座的内容。司机说:「普朗克教授,我们老这样也挺无聊的,不如这样吧,到慕尼黑让我来讲,你戴着我的司机帽子坐在前排,你说呢?」普朗克欣然同意。于是让他的司机冒充他,向一群专家做报告。后来有个物理学教授站起来,提了一个非常难的问题。司机回答说:“我压根儿没想到,在慕尼黑这样先进的城市里还会有人提出这么简单的问题。请我的司机来回答这个问题吧。”

心流管理

对于终生学习者来说,心流比时间更重要

心流是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。当我们产生心流时,注意力会被某件事完全占据,失去时间概念。这些事情可以是跑步、看书,也可以是听音乐、打游戏。

关于学习,每天花了多少时间,不是重点,重点是形成了多少时间的心流。村上春树说,“我每天在早晨集中工作三四小时。坐在书案前,将意识仅仅倾泻于正在写的东西里,其他什么都不考虑。”。他用心流追逐梦想,相比之下,很多人口中的梦想只是空想。因为,每天投入三四个小时心流去做的事情,才叫梦想。

一味管理时间,容易把“刷时间”当成目的,从而陷入低水平的勤奋。看起来努力,实际只是在勤勤恳恳地懒惰,庸庸碌碌地瞎忙。有些人在朋友圈里“打卡”,立誓减肥、背单词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管理时间,易入歧途,管理心流,方能精进。

为了产生心流,你最好每天给自己一些独处的时间,断网关手机,阻断各种诱惑,专注于自我提高。为了产生心流,你最好经常做输出,写下来,讲出来,做出来。输出比输入更容易产生心流。看书,你会睡着。写文章,你却不会犯困。

恐惧本身

人人都生活在肖申克监狱,我们被困当下,害怕改变。很多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但又没有勇气改变。我们常说,人生太多不得已。其实无论何时,人都有选择权。囚禁我们的,是我们自身。

恐惧是人的基本情绪,狩猎采集时很管用。一有异常的风吹草动,人立马恐惧起来,提高警惕,甚至不管三七二十一,撒腿就跑。蛮荒原野,猛兽横行,恐惧让人类活了下来,也让恐惧活了下来。

现代社会,老虎和蛇都被关进动物园,但恐惧的基因早已扎根于我们的每个细胞。我们一旦遇到未知,遇到改变,第一反应是恐惧,而不是理性思考。

只有开启理性,我们才能发现很多时候,失败的代价常常是没有代价,我们恐惧的东西,正是恐惧本身。

恐惧刻骨铭心,与我们相伴一生。如何与恐惧和平共处,需要刻苦修炼。

重要的事

爱和被爱是世上最重要的事,也是人之为人的意义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