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的反面清单(一)——非虚构类

做事,精进技能,不能一味求方法,否则容易纠结拖延。不如学学堂吉诃德的,尽早行动。在试错中反思总结,本身就是好方法。读书也是这样,钱穆先生说,方法是为读过书的人讲的,对没有读过书的人讲方法,有害无益。

我以前爱讲方法,也爱教人方法。现在明白了,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方法,是尽快行动,开启行动-总结-新行动的正反馈。而一张好的反面清单,无疑是加速这个过程的催化剂。

花些时间,总结读书的反面清单,一定少走弯路,节省时间。

买来的书都要读?

很多人爱说,“买书如山倒,读书如抽丝”,却很少思考,这句话包含的错误潜台词。书买回家,不读就是浪费。所以,书要一本本读完。这个观点合情合理,却错了。

书不是瓜果蔬菜,我们理解读书这件事时,使用了错误的隐喻。我们依赖隐喻理解世界,用熟悉的事物去类比陌生的事物。这本是了不起的能力,却也容易让我们想当然。

曾国藩读书的心得是,“买书不可不多,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。韩退之为千古大儒,而自述所服膺之书不过数种。柳子厚自述所读书,亦不甚多。”。他多买书,精择书,大多数人却反其道而行,买书少,看书不选择,买回来的书都要读完。

买书可以如山倒,读书却不必如抽丝,多数书买来不需要读完,而是充当参照物,让我们找到好书,找到学科的核心知识。阳志平老师在主题读书法中,强调一堆书大于一本书。因为大脑不善于深入思考单一事件,却能高效地比较一堆事件。面对一堆书,大脑会对比找出最靠谱的那几本书,也能快速找到一个学科的核心知识体系。

不是所有的书都要读完,不是所有人都懂这个道理,艾柯就曾吐槽:

一般拥有相当可观藏书量的人,当他们家来客人的时候,那些人一走进门就例行公事地说:「哟!好多书啊!请问你都读过了吗?」最初我还以为,典型不读书的文盲才会问这种问题,此种人家里照例只有两排书,包括五本平装本简易世界名著和分期付款购买的儿童大百科全书。但经验告诉我,很多我们以为还有点文化水准的人也会说这种话!他们仍旧认为,书架不过是个装“已读”文本的储物架,图书馆在他们心目中可谓是个仓库。

读书要“有始有终”?

苹果吃了一口,就要把整个苹果吃完。读书一旦开始读,也要尽快读完。这是很多人合理且荒谬的观点。

马奇区分了两种学习,盲目模仿却不理解因果联系,是“低智学习”,深入理解因果联系,才是“高智学习”。读书恪守狭义的“有始有终”,却不思考为什么,就是低智学习。

我读书为了升级认知,书是否读完、何时读完,只是手段。况且有些书,在人生的某些阶段,根本不能读懂。一味追求画句号,也只是自欺欺人。

读不懂的书,可以先放一放。读者的水平影响读书的效果。有些书,条件成熟后再读会更好。

读不懂时,可以创造读懂的条件。先读基础书,再逐级进阶。例如,我读丹尼特的《心灵种种》有困难,会先读道金斯《自私的基因》、平克的《心智探奇》和卡尼曼《思考,快与慢》,由浅入深。

另有一种方法,把书快速翻一遍,找出核心问题,并在生活中寻找答案,有所体悟再回头读书。好问题提供新维度,新维度带来新收获。收获多了,读书的时机也就成熟了。

什么是维度?就是看世界的角度。不同的学科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。《笑林广记》就有个关于维度的笑话。

有近视新岁出门,拾一爆竹,错认他人遗失银包也,且喜新年发财,遂密藏袖内。至夜,乃就灯启视,药线误被火燃,立时作响。方在吃惊,傍一聋子抚其背曰:“可惜一个花棒槌,无缘无故,如何就是这样散了。

没时间读的书,可以成为顾问,需要时再请教。信息过载时代,鸡汤太多,干货太少,欲望太多,时间太少。遇到难题,请教经典书籍,而不是搜索引擎,效果往往更好。何况,很多人根本不懂如何使用搜素引擎去找靠谱的知识。

一页不落地读完?

很多人拿到一本书,总会从第一章开始,逐字逐句读到最后一章。为什么这样读呢?我们瞬间就能编出合理的借口:顺序读,能循序渐进,跟上作者的思路。

真正的原因往往不是这样。我们没有想过如何读一本书,只是凭惯性顺序往下读。就像没有反思过人生,只是随波逐流。大脑最爱偷懒,最擅长自欺。大脑不是用来思考的,而是用来逃避思考的。

我读书是为了弄清问题,升级认知,目的达到,书也就可以暂时放下。何必用稀缺的时间和注意力,一页页翻下去。我反对的不是一页页读书,而是不假思索,习惯性地一页页读下去。

读书,应该调动元认知,做自己的主人,不让懒惰的大脑掌舵。一本书是快速翻翻,还是认真研究,哪些部分该精读,略读或不读,都由自己说了算。

有些时候,我们会被好奇心左右。书写得太好,自然不忍释卷。好奇心驱动求知,却也潜藏危险。因为好奇心偏爱新鲜反常的实例,不喜欢抽象晦涩的概念。我们会因好奇而专注,也可能因好奇而东一锤、西一棒。如果不善加引导,我们就容易流于表面,难以深入问题。

要不要一页不落地读完?让懒惰的大脑滚去一边,听听好奇心怎么说,最后让元认知拍板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