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的反面清单(二)——非虚构类

读过的书,不想再读

卡尔维诺说,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。

经典值得重读,我们却很少这样去做。重读经典的困难之处不在认知,而在行动。

大脑喜新厌旧,一旦把书归类成“已读”,就会丧失好奇心,即使理性上知道重读有价值,也难再有重读的动力。如何保持动力,这需要一点方法。

51岁的阿米尔拍摄《摔跤吧,爸爸》,先增肥到97公斤,后花5个月减成70多公斤。很多观众赞叹他毅力,却忽略了他的方法。阿米尔说,“如果先拍年轻的部分,然后我去增肥,电影拍完后我还是胖的,到时候我就没有动力瘦回去了”。

如何提高重读经典的兴趣呢?每次读书,都不从头到尾读完,这样大脑就会把书放到“好书,但没读完”的账户中。认知升级是目标,读书是手段,所以书是否读完,不重要。

摘抄很多笔记##

勤奋的人读书,即使看不懂,也要硬着头皮啃完,或者花很多时间摘抄,记大量笔记。这两者可能都是低效的勤奋。

为什么说摘抄是低效的勤奋呢?有必要难度,才能记得牢,原文摘抄没有难度。更重要的是,笔记摘抄是被动输入,而不是整理知识后的主动输出。摘抄既不能很好地帮助记忆,也不能加深理解。

摘抄笔记不如记卡片,用输出倒逼输入。

今年要读100本书

读书的目的是认知升级。为自己制定100本的读书目标,很容易把手段当成目标本身,舍本逐末。虽达到了100的数量,却没有多大长进。

每年读100本书,不如想明白10个问题,并完成10个输出。输出可以是一篇文章,一个产品,或是一个行动。

用问题引导认知升级,用输出让自己从“knowing the name of something”变为“knowing something”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