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阶模型对终生学习者的启发

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,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。

混沌开,万物生

世间万物,生生不息,涌现出模式和规律。人们探究世界运转的规律,走上不同的求智之路。一些人效法笛卡尔,用模型刻画世界。查理·芒格便是杰出代表,他阅读量惊人,掌握大量跨学科的模型,并将模型运用于世俗生活,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。托马斯·库恩提出范式(paradigm)的概念,指科学活动中公认的模式和模型,他甚至认为科学革命的本质就是范式转换。

高阶模型很难严格定义,一个时代具体领域中最有解释力和预测力的模型可称为高阶模型。比如,《影响力》分析了人类的非理性,列举了七种影响他人的技法:比较、互惠、承诺一致、社会认同、喜好、权威、短缺。这可算是芒格时代一个的高阶模型了。不过,这些模型早已成为当今社会的常识,这个时代也已经出现了更厉害的模型。因此,《影响力》中的技法算不上这个时代的高阶模型了。

智识的高峰

芒格认为,在他那个时代,普通人只要掌握好200个高阶模型,就能过好理性的一生。集一个时代的高阶模型于一身,使自己领先于一个时代,就能对一个时代实施降维打击。这是高阶模型的厉害之处。

高阶模型是知识的高度浓缩。例如,牛顿经典力学的高阶模型只有三组公式,却囊括了所有宏观低速物体的运动规律。牛顿力学的高阶模型一出现,工业技术的发展速度跃迁到新的量级。高阶模型浓缩了世界的规律。因此通过学习高阶模型来学习,成本极低、效率极高。

高阶模型不依赖于情境。“一遭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在亲身实践中积累经验,归纳知识,好处是能受到感官震撼,收获宝贵的具身认知。然而经验常常只发生于特定的时空情境,这就会带来两个困难。一是学习过程难控制。 例如,销售员把《影响力》的七原则都对你施展一遍,你受骗后又把这几个原则总结出来,这个过程很难发生。二是情境知识难迁移。 简单试错或是模仿,不需要把握因果,也归纳不出因果。也就是说,如果学知识和用知识的情境不一样,先前简单试错得来的答案可能就要失效。 高阶模型把知识从情境中抽离出来,模型超脱于情境,因此容易学,也容易迁移

高阶模型是一个时代最深刻的偏见。 模型是对世界的简化,一切的模型都是偏见。严格说来,我们对世界的一切认识,都是偏见。高阶模型通常是一个时代顶级智者的智慧,经受住了其他聪明人的质疑和验证。高阶模型不是真理,却是一个时代人类最接近真理的偏见。

遍寻名山

阳志平老师在《工作谈》中讲了寻找好思想的三条标准,适用于高阶模型。一是用鲜活证据说话,用数学推理、双盲实验等证据扫除伪科学;二是注重思想的抽象级别,用靠近因果链源头的思想洞穿各种时空尺度;三是培养好的品味,平衡信息、信任和价值之间的关系。

接下来的问题是,如何寻得高阶模型?

顶级智者的经典著作。一个领域的顶级专家,或是创建了一个学科,或是大大拓展了同代人的认知边界。他们的作品经历了时空的考验,或是多年后依然是经典之作,或是同行引用量高居榜首。经典著作是达尔文之于演化论,Bjork教授之于记忆的必要难度理论。

输出作品。仅仅阅读,不足以理解高阶模型,甚至不足以记住高阶模型。输出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高阶模型。输出,是掩卷沉思后的读书笔记,是关于某个问题的课程分享,是整合外来思想和自身心力做出的产品。毛泽东早年做了大量农村调查,写了很多考察报告。正是书写作品的过程孕育他的高阶模型,使他对农村问题的认识领先于一个时代。

志同道合的师友。寻找好思想,不仅要靠客观指标,还要靠主观信任。世界太复杂,信息过载时代,高阶模型淹没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。个人的心力根本不够,苛刻地挑选师友,相信他们的品味,找到高阶模型。子曰:“无友不如己者”,这就是挑选师友的标准。

绝顶一览众山小

找到高阶模型,融会贯通和运用之妙也是大有讲究。

跨学科。学科只是人为划分的壁垒。每个高阶模型,都选取了特定变量,忽略了另外的变量。也就是说,一个高阶模型通常只刻画问题的一个维度,而忽视另外的维度。世界太过复杂,常常多因多果。综合运用多个学科的高阶模型,可以平衡单模型带来的误差和偏见,带来巨大的威力远非简单的效果叠加。芒格就极力推崇这种一加一大于二的lollapalooza效应。

切换学习的方法。“树挪死,人挪活。”每种学习方法的效果都会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的现象。例如,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”经常切换学和思这两种学习方式,我们的智慧就能更快增长。在读书、写作、讨论、演讲、交友、工作中学习、使用高阶模型,在信息、信任和价值的维度中切换,不仅是保持好品味的诀窍,更是快速自我提升的法门。

从理论正确到行动正确。知道做不到,一切都是空谈。从知道到做到,我们需要一个高阶模型:最小行动。妄想一步到位,只能拖延瘫痪。最小行动从来都是追求大时间周期的时间复利。高阶模型独立于情境,但必须结合具体情境,才能在现实世界中发挥威力。情境要想结合得好,就要多实践。现实是最鲜活的,我们采取了某个行动,现实世界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,抵消或放大你的行动效果。这些反馈很难在书斋中蒙头想出来。草原无乔木,深山无神仙,人不可能突然变得伟大。

别忘了内隐知识。不要认为知道了高阶模型,就掌握了世间的真理。高阶模型是可以言说的显性知识,而重要的东西常常不可言说,只隐匿于人与人之间的“场”中。习得内隐知识需要具身认知,需要信任,需要好为人徒。

大川利万物而不争

生活中很多学习只是简单复制与成功相连的行动,回避与失败相关的行动。例如,模仿(imitation) 和试错(trial-and-error)。马奇将这种不求理解因果的学习方式称为「低智学习」。高阶模型则是典型的「高智学习」,关注事物背后的因果联系,是贯穿因果的逻辑演绎。

「低智」和「高智」只是无意义的标签,并没有效率和道德上的高下之分。强大的机器学习算法如遗传算法,就是典型的低智学习——天择(slection) ;婴儿学习能力最强,用的也是低智学习——模仿和试错。

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学习,而是选择与行动。路选得不好,努力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。不行动,一切思考都没有意义。世界太复杂,面对人生重大选择,我们常常不可能预先分析清楚因果,再做决定。这个时候高阶模型只能帮你排除那些明显不靠谱的选项,至于哪些选项靠谱,根本不可能分析清楚。

做人生选择,需要信任师友,用低智学习去模仿那些过来人,用不问因果的执着去试错一些可能的选项,果断行动。即使九败一胜,最终也能找到可行的路。

高阶模型是哈姆雷特,低智学习是堂吉诃德。我们的头脑需要成为矛盾的熔炉,正如天地之间,有名山,亦有大川。

参考:

查理·芒格《穷查理宝典》

托马斯·库恩《科学革命的结构》

詹姆斯·马奇《经验的疆界》

罗伯特·西奥迪尼《影响力》

刘慈欣《三体》

阳志平《工作谈》

达尔文《物种起源》

毛泽东《毛泽东选集》

《论语》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