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明学要义

良知

知善知恶是良知。

良知是天理之昭明灵觉处,故良知即是天理。

只是一个良知,一个真诚恻怛。

良知是昌明的心智状态。阳明学和现代认知科学一样,认为心智可训练,智力可习得。良知用现代话语体系可以表述为:

1.高度训练的反省智力:能发起有效的模拟和压制,控制进程一(自主心智)中的人性之私、人性之恶。

2.内在动机驱动:修炼要靠内在动机,不为外在名利驱动。

3.在心智活动中正确运用知识。心智运转以知识为前提,知识正确参与到心智运转中才能发挥威力。两种重要的知识要格外注意,一是高阶模型,二是高度编译的习得信息(TCLI)。

心外无理,心外无事。

看书不能明,须于心体上用功。凡明不得,行不去,须反在自心上体当,即可通。四书五经,不过说这心体。这心体即所谓道。心体明即道明,更无二,此是为学头脑处。

你未看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;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。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。

1.阳明学强调自我修炼,不以心外格物(学高阶模型)为要,而是训练自己的心智,内求以致知。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。

2.阳明学不分内外,认为万物一体。在心体上用功,就是在物上用功。

3.心既是知觉的本源,又是道德的本源。阳明不偏重于心,不否认客观世界,只是将心对物的感应(心物联系)作为关注重点。心与物,譬如线条的两个端点,缺一则感应的线条不存在。

4.阳明学认为人人都有成圣贤的潜力,良知天然存在于每个人心中。知行合一的功夫可以使心昌明。与现代认知科学的观点不同,阳明认为修炼是恢复而不是提高良知。阳明将去私欲比喻为擦拭灰尘,“此心光明”则是最高境界。

尧舜传下来的圣学之句: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;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

心即理。心物归一的所在就是良知。世儒求理于心外,佛老求心而忘理。心与理一分为二,精一的道统失传,儒家亡于功利之徒。阳明提出致良知,为的是续接道统。

知行合一

此已被私欲隔断,不是知行的本体了。未有知而不行者。知而不行,只是未知。

知是行之始,行是知之成。

知行合一之功,正所以致其本心之良知。

知行原是两个字说一个功夫。

1.知行是同一个本体,其核心是心智运转的过程。知行合一简直是斯坦诺维奇三层心智模型的古代版。

2.知行也是同一个功夫,就是致良知(修炼自我以达良知)。

3.阳明所在的宋朝,知而不行普遍存在,故知行合一是对症之药。当时社会风气忽视行(“终身不行,亦遂终身不知”),因此阳明学更强调行。知行是一个本体,一个功夫,不可看做两个。

结合三层心智模型来理解:

1.知行功夫:心智的训练。训练反省心智,学习心智训练所必备的知识。

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,便是行了。发动处有不善,就将这不善的念去倒了。

称某人知孝,必是其人已曾行孝。

2.行指反省心智参与下的心智运行过程,以及反应(行动)。行动即是心作用于物,打通内外(心物)联系,外物的反馈又作用于心,形成一个循环。这个循环就是知行合一功夫。心物本是一体,但容易被私欲等隔断,所以要不断疏通、终身修炼。循环中包含可观察的行为(内省也是行,却观察不到。可观察的行为与内省不同。),如果没有行为,说明循环过程没有流转起来,故“称某人知孝,必是其人已曾行孝”。

不仅要理论正确,更要行动正确。作用于物的行动是循环过程(知行合一)中的重要一环,不可或缺。因此,一味积累高阶模型和文化资本,却忽视实践中运用知识,就不能形成知行合一的流转过程。也就是说致良知的功夫少不了实践活动。

3.知包括知觉和知识。知要参与到知行合一的循环中,流转起来,才算致良知的真功夫。(“真知即所以为行,不行不足谓之知”)

4知和行从知识论的角度看是两件事,但阳明的知行合一不讲知识论,指讲致良知的功夫。

立志(立诚)

大抵吾人为学,紧要大头脑只是立志。

诸公在此,务要立个必为圣人之心,时时刻刻,须是一棒一条痕,一掴一掌血,方能听吾说话,句句得力。若茫茫荡荡度日,譬如一块死肉,打也不知痛痒,恐终不济事。

学问不得长进,只是未立志。

持志如心痛,一心在痛上,岂有功夫说闲话,管闲事?

只念念要存天理,即是立志。

吾辈今日用功,只是要为善之心真切。此心真切,见善即迁,有过则改,方是真切功夫。

圣人是见善即迁,有过则改的人,而不是从来不犯错的人。总之,圣人代表理想化的人格。立志做圣人是为学的根本。芒格说,终身学习不仅是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,更是一种道德责任,这就是立志。立志之人,将迁善改过作为责任,将兼济天下作为责任。

真正的终身学习者将自我修炼作为道德责任,他们追求内在动机驱动,而不是名利驱动。为名利而学习,并不是真正的终身学习者。

事上磨练

尽天下之学,无有不行而可以言学者。 心无体,以天下万物之感应是非为体。 某于此良知之说,从百死千难中得来,不得已与人一口说尽。只恐学者得之容易,把作一种光景玩弄,不实落用功,负此知耳。

陆澄在鸿胪寺小住期间,某日突然收到家信,得知儿子病重。闻此,陆澄心急如焚。王阳明见此便向其阐述事上磨炼的重要性。

此时正宜用功。若此时放过,闲时讲学何用?人正要在此等时磨炼。父之爱子,自是至情,然天理亦自有个中和处,过即是私意。

事,指心与物的感应。阳明不偏重于心或物,而特别强调心与物的联系,这个联系就是事。事,包含人情事变,即一切情绪状态、人生境况和实践行动。

阳明的事上磨炼突出行的重要。情绪低落、人生处境艰难、行动受挫,正是磨炼知行本体的好时机。阳明经历龙场驿的忧危,和征濠后的谗讥交作,这是事上磨炼的最好注脚。

静坐修行有利于初学者会聚注意力,但是容易导向佛老的虚无。一味求静,还容易让私欲潜藏胸中,难以被发现。佛教中有类似的道理,动处悟禅的功效要胜过静处悟禅万倍。事上磨炼是动中克己,能克服静坐的缺点。

万物一体(待续)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