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离信息迷雾,人生海阔天空

雾锁孤城

我们太忙,忙得没时间思考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灵魂出窍,成了自己生活的旁观者,才能发觉生活有些不对劲。无论在街头巷尾、卧室公司,还是公交地铁、电梯马桶,不管在睡觉吃饭,还是工作聚餐,每个人都埋头于电子设备,手指轻点,自由地滑动、点击,期待满满。数字化信息像迷雾般笼罩,让我们失去方向。我们只顾吞云吐雾,心满意足。
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 《题西林壁》

把时间拉长到一年两年,我们会发现,信息迷雾除了提供所谓的充实,几乎没有带来任何价值。我们感到充实,充实的背后却是围猎场。

商业的精巧算计,我们很少留心。我们自认为在挑选信息,事实上,总有大量信息自动找上门。这些信息免费、诱人,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。不过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一些免费的东西,事后看,代价大得让人想哭。

我们不为信息支付金钱,却支付更昂贵的代价——注意力。收割用户的注意力,打包出售给广告商,早已是公开的商业秘密。我们的注意力,成为互联网巨头争夺的肥肉。从标题党的简单粗暴,到个性化推荐的精细收割,从迎合人的本能欲望,到制造知识恐慌大肆围猎,注意力争夺战烽烟四起。

技术进步造福生活,但商业逐利,技术带来的破坏同样应当警惕。我们在注意力争夺战中沦陷,过剩的信息将注意力收割殆尽。

困局重重

有人说,我用手机看文章、学习,为的是把碎片化的时间利用起来。碎片化学习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,流于工作记忆的信息,怎么可能带来多大的学习效果,怎么可能带来真正的改变。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自我欺骗。场面虽然轰轰烈烈,但回头一看,不过梦一场。而注意力不足,导致了人生更大、更隐蔽的困局。

2013年,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穆来纳森(Sendhil Mullainathan)等人在《科学》杂志上发表论文,指出穷人的注意力被过分占据,进入一种「稀缺心态」,会导致认知和决策水平全面下降。研究显示,粮食不足时与庄稼丰收后,同一批农民的智商甚至相差13%——稀缺居然降低了人的智商。

时间和金钱一样,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稀缺资源。缺钱、缺时间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稀缺心态牢牢地捕捉我们的注意力,降低我们的认知带宽,全面减弱我们的认知能力。越是贫穷,越容易乱花钱;越是时间不够用,越容易乱花时间。稀缺心态,如滚雪球一般,开启恶性循环。

稀缺让我们目光短浅,高估眼前的微小利益,低估长远的重大收益。我们疲于应对眼前,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没有心力谋划未来。我们在琐事中忙得团团转,忽略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
读书和健身,就是两件极为重要却毫不紧急的事。案头的书很久没翻,跑鞋落满灰尘,可能就是稀缺的危险信号。

知己知彼

心智计算和自然选择,是解开心智之谜的两把钥匙。《心智探奇》

人天生渴求信息。小孩没有玩具、没有人陪就会哭,成年人不看电视、打游戏、玩手机、聊八卦就会无聊。人对信息的渴求近乎贪婪。狩猎采集时代,食物难寻、猛兽出没,信息太过宝贵。唯有疯狂捕食信息,才能在严酷的环境中更好存活。我们的祖先像麻雀一般,好奇心强,警惕性高。就这样,对信息的渴望深埋基因。

喜欢新鲜,爱凑热闹,是人的本能;喜欢八卦,渴望社交,更是人的天性。

认知神经科学家马修·利伯曼(Matthew D. Lieberman)第一次用实验揭示了人的社交天性,社交受挫和身体疼痛激活的是相同的神经回路。同样,受到他人的赞美,会激活大脑的奖励系统,产生与物质奖励一样的效果。他人的赞美与物质奖励,对我们的大脑来说并无区别。与他人互助协作,能更好地捕获猎物,抵御猛兽。人维持社会联系的需求,如同对食物和水的需求一样,贯穿一生。

昔日同伴的当面赞美,变成今天网络的点赞之交。食物丰富,猛兽不再,我们依然渴望社交。我们用信息塞满生活,正如昔日的祖先,不肯放过一丝风吹草动,密切警惕猛兽、搜寻食物。而笼罩我们的信息迷雾,一边麻醉我们原始的信息焦虑,一边收割利益。信息渴求是现代人的阿克琉斯之踵,也是收割注意力的不二法门。

西蒙(Herbert A. Simon)在20世纪五十年代就指出注意力稀缺的问题:

一个适用于信息稀缺环境的设计,不见得适用于注意力稀缺的环境。

这位天才级科学家学识广博,获得过9个博士头衔,是许多重要学科领域的奠基人,集图灵奖、诺贝尔经济奖、美国国家科学奖和美国心理协会终身成就奖等顶级荣誉于一身。他指出,处理稀缺的注意力资源是理性的一个任务,而人的理性远非完美,只拥有“有限理性”(Bounded rationality)。

世上最聪明的头脑提醒世人,不要以为自己全知全能。我们的注意力稀缺,管理注意力的能力不足,这才是事实。经济学里的理性人,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。

承认人之为人的弱点,我们才能擎着有限理性的微弱火把,向着新生的地方前进。所幸,人类文明生生不息,总有智者点亮夜空。

破局而出

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。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。 《以赛亚书》

我们足不出户,便知天下事,这是信息时代的伟大。可我们每天知道的新鲜事,有多少他人精心设置的议题。我们知道,不过是有人希望我们知道。

信息迷雾,多数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喧嚣噪声。信息过载时代,有效信息少得可怜。花开花谢,云卷云舒,纷纷扰扰的新鲜事,在生活中留不下一丝痕迹。唯有逝者如斯不可追,红颜老去不复回。于是,宇文所安(Stephen Owen)“劝你逃离这个世界的关注”。我们时间有限,注意力有限,主动逃离时事热点、明星八卦,不仅没有损失,反而迎来更大的世界。

当然,生活和工作中有很多事无法逃离,我们要抬头挺胸去面对。彼得·德鲁克(Peter F.Drucker)指出,要事优先,才能卓有成效。把最好的注意力投入到最重要的事,不仅提升工作效率,更能帮我们跳出稀缺心态的轮回。重要的事关乎未来,未来却总是不紧急。如果我们不利用好有限的注意力,只是顺其自然,往往会在紧急的事情上忙得团团转,忽略重要的事。而重要的事都有时间窗口,错过了,就要用更多的心力去弥补。等身体垮了才去保养,做了愚蠢决定才去补救,被辜负了才去爱,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致虚守静,是老子的智慧,把生活填满,是现代人的狂妄。贪食信息迷雾,拉低工作效率,引发心理疾病。不会休息的人,也不懂工作。利用碎片化时间吸食信息,不如在工作间隙闭目养神,放空大脑,不如睡个小觉,恢复注意力。现代认知科学研究发现,人在休息时,大脑并没有停止活动,而是启动了默认网络(Default mode network)。默认网络与专心工作时的大脑状态不同,人思维发散,灵感四射。爱迪生甚至总结出一套方法,利用休息来获得源源不断的灵感。休息从来都不是消极停止,而是创造性地活动。

当生活被信息深锁,当我们在忙碌中盲目,不如学学苏子,浅水行舟,登楼看山,不如学五柳先生,勤靡余劳,心有常闲。逃离信息迷雾,我们失去的只是牢笼,获得的将是海阔天空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