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感:物种演化与人生路径

物种的演化历程与人生的路径选择非常相似,都可以抽象成树型结构。

达尔文演化树

演化树展示的是从古至今的演化过程,每次分叉可视为一次重大的变异,多次变异重重累积,造就了不同的物种。人生路径也是如此,每一次重要的选择都是一个分叉,不同选择的累积造就了不同的人生。演化树上的绝大部分物种都已灭绝,恰如人生路上「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」。

那么,物种的演化是否能给我们的人生带来有益的启发呢?

事后诸葛亮,事前猪一样

物种的演化,从后往前看,一切都是因果分明、顺理成章。

天蛾

马达加斯加岛上有一种天蛾,为了喝到兰花的花蜜,居然演化出长达30cm的喙。(这是一种拟人化的通俗表述,演化本身没有意向性。)物种演化出的形态和习性看起来都有充足的理由。人生的路径也是如此,少年壮志凌云、青年果敢坚韧、中年修成正果,种因得果、顺理成章。

从后往前看,我们容易形成错觉。例如,看历史时,我们会想当然地以为,世界上存在一条通往成功的「正途」,伟大人物的人生路径,就是寻找和回归这条正途。如果我们足够聪明,运气足够好,仿佛可以提前把这条路径找出来。可是,这条路径不可能被提前找到

因为当我们身处事中,从前往后看,会发现道路上密密麻麻、层层叠叠都是分叉,可谓前路茫茫、不知所措。根本找不出某条特殊的路径。就像「趋势」是一种事后解释,前十年的房价和股市有趋势,今后十年的房价和股市是个谜。「潮流」是一种局外人的视角,如果你自己就是潮流的一部分,怎么能看到潮流呢?对局内者而言,看清潮流常常是奢望;对决策者而言,押注趋势就像是赌博。

事后诸葛亮,事前猪一样,是人生的常态。

懂很多好道理,依然过不好一生

漂亮的理论很多是事后的解释,既要用精巧的归因来彰显智慧,又不能过于复杂,超出人的理解能力。因此,漂亮的理论常常具有「最大可理解」难度,用简单的因果关系贯穿所有的时空,贯穿整条人生路径。这些理论为提出者带来名誉和利益,但对于此时此地的行动者来说,可能帮助不大。顶级经济学奖得主投资失败,已经算不得是什么新闻了,懂得很多漂亮的道理,依然可以过不好一生。

理论是对现实的简化,现实可以无限复杂,理论却无法超出人类有限的理解能力。理论有其适用的情境,但现实太复杂,一个理论能否适用某种现实条件,很难判断。

更严重的问题是,重大的人生选择通常只有狭窄的时间窗口。年轻人职业成长的黄金期只有十几年,女生年轻的容颜无法长久,纠结「什么是最适合我的工作?他/她是不是最适合我的人?」,短短十几年,根本解答不了。人生易老,外部人工环境太过复杂,那些漂亮的理论来不及付诸实践,就已成了明日黄花。追求完美,反而容易原地不动,错过宝贵的时间窗口。

找不到的全局路线图

人类的演化,并不是全知全能的上帝拿着图纸设计出来的。演化过程不存在全局设计,也不存在一个一以贯之的理论。演化极为短视,只应付眼前的困难,不做长远的安排,先保证活下去,而不以完美为目标。演化造物的精巧是无数短视、够用的变异层层累积的结果,每一层都有特定的原因,并没有一个贯穿所有层次和时空的因果关系。

人生路径也是如此,提前设计几无可能,只能靠一步步搜索。美好的理想、宏大的目标,可以产生强大持久的驱动力,但却法代替搜索过程。艰苦的试错和搜索必不可少,不要指望拿着一张全局路线图,一劳永逸解决搜索的问题,也不要指望每一步都走对,不浪费任何一次选择。

这些都是事后聪明,是诱人的海市蜃楼,抛弃幻想,才能轻装前行。

最小行动,而非完美行动

明朝很多学人寄希望于「豁然贯通」,渴望一步到位地达到学问的大成。这些人总会推脱知识积累不够,先不去实行,说「天理人欲,知之未尽,如何用得克己工夫」。王阳明指出了他们的错误,认为克己的修炼功夫应「如走路一般,走得一段,方认得一段,走到歧路处,有疑便问。问了又走,方才能到。」

毛泽东在《实践论》中也总结过,「实践、认识,再实践、再认识,这种形式,循环往复以至无穷,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,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。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,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」。同时,这也是毛泽东人生历程的写照。

王阳明和毛泽东都强调最小行动,求取局部的满意解,而不幻想一步到位地拿到全局最优解。勇敢追求局部满意解的试错过程,就是最小行动。

行动带来反馈,反馈带来信息、修正行动,同时提供动力,激发斗志。高频的小行动带来大量的即时反馈,这些反馈帮助我们精细地修正后续行动,同时持续地提供驱动。永联村从一个贫困小村变成现代化钢铁城,就是最小行动的典型案例。1979年开始,永联村开启了近乎疯狂的试错模式,短短5年就试验了一二十种不同类型的工厂,生产过50多种不同的轻工商品,不仅实现了资本的爆发增长,更积累了宝贵的市场经验,硬生生闯出一条现代化之路。

外部环境常常迷雾重重、瞬息万变,事前的趋势、漂亮的理论和全局的路线图都是不存在的。用最小行动来探路,走一步、看一步,才是实践智慧。这样走下来,一定会拿到一个好结果吗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很多时候,摸着石头过河是唯一靠谱的方法。

本文为读陈虎平博士文章的一些感想,陈博士的微信公众号是「剪枝者」。文中的图片分别来自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和Frans Lanting /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