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例子:补充证据对原论证有效性的影响

问题

S市的公寓区近年来发生的入室盗窃案件,90%以上都发生在没有安装自动报警装置的住户。这说明,民用自动报警装置对于防止入室盗窃起到了有效的作用。

以下哪项如果为真,能削弱题干的论证?

I.S市公寓区内的自动报警装置具有良好的性能:一方面,它反应准确而灵敏;另一方面,(盗窃全程)它不易被发现。

II.S市公寓区内安装自动报警装置的住户不到10%。

III.S市公寓区近年来毎10%的入室盗窃案件的破获,是依靠自动报警装置。

分析

原证据:90%以上的入室盗窃案都发生在没有安装报警装置的住户。

原结论:报警装置有效防止了入室盗窃。

1、证据III

证据III说的是,当案件发生之后,报警装置与破案之间的关系。原结论是报警装置提前防止了入室盗窃案的发生。即证据III与原论证过程毫无关系,应作为不相关的证据予以排除。

2、证据II

原论证过程中,有一个数据是不清楚的:公寓区内安装报警装置的住户比例。原论证过程在以上情况不明的条件下,从原证据得出原结论,做了隐藏的假设,这个假设就是:安装报警装置的住户与未安装的住户比例差不多(至少不会达到1:9这样的悬殊对比)。这个假设非常隐蔽,因为符合常理和直觉,如果没有这个假设,原结论就无法被推导出来。这是原论证过程的逻辑。

证据II提供了一个基础概率,直接否决了原论证的隐藏假设。即,由于安装自动报警装置的住户本来就不到10%,那么在报警装置不能有效防止入室盗窃的情况下,依然容易出现「90%以上的入室盗窃案都发生在没有安装报警装置的住户」的情况。

故,证据II削弱了题干的论证。

3、证据I

讨论前,先将证据I中表述不严谨的地方修正一下,证据I修改为「(盗窃全程)它不易被发现」。

首先,原论证并未给出「安装报警装置」与「防止入室盗窃」之间直接的因果关系,而是给出了一个证明力极弱的证据(原证据)。现在,证据I否定了「安装报警装置」与「有效防止入室盗窃案」之间一种可能存在的、十分常见的因果关系。这个因果关系是,「小偷看见了报警装置,因此取消了原定的盗窃计划」。

也就是说,原论证过程没有给出任何因果关系,而补充证据否定了一种常见的因果关系,这当然削弱了原论证。

反驳

观点1:

S市公寓区近年来接毎10%的人室盗窃案件的破获,是依靠自动报警装置, 这说明: S市公寓区至少有10%安装了自动报警装置,并且自动报警装置没起作用;等到案发,破案才起了作用。 所以C削弱了题干“民用自动报警装置对于防止人室盗窃起到了有效的作用”,没有问题。 也就是说,III证明,自动报警装置没能防止案发。

反驳1:

「S市公寓区近年来毎10%的人室盗窃案件的破获,是依靠自动报警装置,这说明:S市公寓区至少有10%安装了自动报警装置」,这个理解是错的。「S市公寓区近年来毎入室盗窃案件的破获,是依靠自动报警装置」是说,S市公寓区近年破获了一些入室盗窃案,其中10%是依靠自动报警装置破获的,至于S市公寓区有多大比例安装了自动报警装置,根本不知道。

观点2:

II.S市公寓区内安装自动报警装置的住户不到10%。 题干说明,案件<10%发生在有装置的住户。 2说明,住户中<10%有装置。 都是<10%,看不出哪个大,哪个小。 比如9%住户有装置,而发生在有装置住户的案件仅为1%,那么这种结果是增强而非削弱题干的。

反驳2:

观点2讨论的是,「补充证据能否必然推导出原结论」,而不是「补充证据是否削弱了原论证过程」。所以是搞错了问题,整段分析都与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无关。

原论证过程的成立,需要同时满足很多隐藏假设,补充证据否定了某个隐藏假设,就能削弱原论证。

Table of Contents